人間蒸發

banana fish/隨手寫

*漫畫劇透

*短短的隨手 漫畫結束後的某個地方


-

史奇普在堤岸邊,盯著出水口發呆,他喜歡出水口的味道,有點臭,而且是一陣一陣的臭味,水無止盡地流出,但味道像海浪一樣,慢慢才打上來,這讓他想起老家的排水溝,常飄著帶霉味的臭布味。

「史奇普,今天別在外面混太久啊。」某個年齡與他相仿的孩子跑過來,他滿身是汗。最近天熱,所以史奇普經常待在水邊。

「你什麼時候也管起閒事來啦。」史奇普回問,語調像吹口哨一樣。

他還沒變聲,有個不錯的嗓子,偶爾會在大家常去遊樂的吧裡玩鬧性質地唱幾首歌,他喜歡BB金的音樂,但大家比較喜歡他唱切特貝克。

他很...

奧尤

奧塔別克抓不到摸貓的時機,牠們總是在他猶豫的時候就跑開了。就算牠們對他展現熱情,用那軟軟的身體蹭他、或在他腳間繞八字走,看著再親近也一樣,奧塔別克只要一伸手,就會嚇跑牠們。

他不懂貓,他覺得貓也不懂他。

此時他採正坐姿勢坐在尤里房間的地墊上,一臉嚴肅。

尤里去找吃的了,所以房間裡只剩下他和彼恰,他們一人一貓瞪著對方。奧塔別克緩緩縮緊雙肘,收起肩膀,低下頭,示意彼洽可以靠近他,他希望彼洽能讀懂他的好意和敬意,但他忘了這動作也像是蟄伏獵物的預備姿勢,尤其他掛著那麼一雙剛硬的眼睛。

看不懂奧塔別克的訊息,彼洽從本來門邊的位置跳上一旁的矮櫃,碰倒尤里的維他命罐和護唇膏,牠的前腳併在一起,挺著身...

标签: YOI奧尤

[YOI/奧尤] cwt49 新刊 LOVE FLOW 試閱



結束巴塞隆那的比賽之後,奧塔別克變得不大對勁。先是把行李忘在機場廁所,又是連續幾天的練習遲到,一向不用人操心的奧塔別克會犯如此粗心的錯實在稀奇,連他自己也不懂到底漏鎖了哪顆螺絲。

大家都懷疑是大獎賽的緣故,猜他的反常是因為沒能站上頒獎台。選手因獎牌而低落甚至進入低潮期並不少見,可奧塔別克被這場比賽影響得連氣質都變了。

他皺眉的時間長了,開始會在外頭發呆,也比以往更容易心浮氣躁。平時少有臉色的他遇到困難總是冷靜思考之後便能繼續前進,現在的他卻不時露出苦惱喪氣的表情,和他一個冰場練習的人都察覺到,奧塔別克的情緒變多了。

哎,俄羅斯人啊。明明今年奧塔別克狀態極佳,加上冰上皇帝休賽,奪牌機率不小,但總有...

[YOI/奧尤] 清倉見光

把堆在倉庫的奧尤片段拿出來曬


rough tone 1

錄音室裡的人自坐下後幾乎沒將目光從手中的工作移開過。他經常像那樣坐在自己的世界裡,對著發光的儀器和被訊號條填滿的螢幕建築旋律。

他的腳邊躺著幾個空水瓶,陪了不曉得已經在這待了多久的他一個個再無戰力不支倒地。

另一頭,說著「我回來了」的人打開門,迎接他的客廳寥寂無燈。他今天回家遲了,原訂明天中午要和商演的監製見面對表,但對方臨時要改成今晚,把他的行程打亂。雖然回來晚了,但也晚不過屋子的另一個主人。

Otabek離開錄音室時被外頭的冷風嗆了一口,發現秋天來了。還發現這是秋天的第一場雨。
他注意到大門的門把掛了支傘。於是回家路上,他想像Yuri悄悄拎傘...

标签: YOI奧尤

[YOI/奧尤] 還tag

吃橘子
BOX p2
初夜
直播與現場
我只要你好好的
重訓
相逢何必曾相識



4

吃橘子

作客勝生家時,尤里曾和勝生的家人一起窩在暖桌吃橘子。勝生烏托邦的桌上,每天都有一簍盛滿的橘子猶如生活必需品般地每日出現。

商店街的水果攤裡,橘子也堆得高高地,成箱成箱地賣,還便宜得要命。

離開日本後尤里經常想念那個味道。原以為自己喜歡橘子,特地去了趟生鮮超市拎了一網袋裝的橘子回到住所,可吃起來和日本的橘子一點也不同。而他很快便分辨出他其實只是想念那時的氣氛。嘴裡的甜味酸了起來。

這段回憶變成了回憶,一次尤里從粉絲那裡收到了綜合水果軟糖。他打開鐵盒,看見各種沾著糖粉,有著水果形狀的軟糖,好像打開了青春期時經歷的各種滋味。

他先挑...

[YOI/奧尤/還tag] 初雪

生在雪國的人見慣了雪,遲來的冬天反倒新鮮,延長的陽光錯亂了練習場大門前的樺樹。搬到聖彼得堡第七年,第一次看它長得這麼茂盛,樹蔭大得能容下一家子人。但也不必要,尤里的一家子人,不過一張桌,他和爺爺兩人面對面坐得剛好。

家裡有許多餐桌椅,堆在通往閣樓的樓梯間,一組兩張正反疊著,排滿樓梯。小時候,他只當那是玩具車的隧道,瘦小的他趴在樓階,為手中的小卡車配上聲音,操控著它們在椅腳間八字蛇行,到了某一天,他將離開莫斯科,爺爺要他把小時候的玩具整理上閣樓時,他才意會過來,這個家不是原本就長得這樣子的。雖然難以想像,這裡曾需要這麼多位子。

雅科夫不大喜歡暖煦的天氣,他說不知節制的陽光讓每個人都懶得像豬,嚴峻的環...

[YOI/奧尤] few part 3

他們已經尷尬半個月了。起先,尤里每晚對著手機發呆,等著對方會不會主動說些什麼,接著,尤里開始想要主動打破沉默,但一想到那天奧塔別克的表情就又退卻下來。

他沒見過奧塔別克發脾氣,那是第一次。

剛從頒獎台下來的尤里往選手休息區的方向走去,留給選手的通道,從冰場走往置物室要繞一大圈,狂熱的粉絲總會等在禁止進入的告牌後面,只賭一個偶像剛巧從這廊角走過的可能。

尤里手拿著花束,無視粉絲的歡呼自顧自向前走,而正在心裡吐槽這些粉絲的自己,卻也因為見到前頭轉角走過的人影而心情雀躍。他快步向前,追著奧塔別克的腳步進了貼著哈薩克國旗的那扇門,正要開口打招呼,就被磅一聲揍向櫃子的聲音給嚇停了動作。

奧塔別克...

[YOI/奧尤] few part 2

冰上皇帝缺席的那一年大獎賽被稱為是近年來男子單人花滑最具歷史意義的一場比賽。不僅維克多留下的自由滑與短節目世界紀錄先後被他的師弟和徒弟超越,那年還出了迄今最年輕的冠軍得主。新科冠軍尤里・普利榭茨基在眾聲歡呼中登場,會場裡的所有人都還沈醉在他剛剛的表演裡頭,從尤里・普利榭茨基的名字翻上大螢幕第一名的位置那一刻起為他而掌的拍手聲就沒停過,他不斷聽見自己的名字被人高唱,從找不到根源的地方不斷冒出,在這個冰場迴盪,鋪天蓋地而來的不具名叫喚使他想起這段回憶時還會隱隱覺得又耳鳴了起來。

尤里張開雙手,大大地向前後左右輪流鞠躬致謝,他帶著昂氣的彎腰,抬起頭時繫在後腦的馬尾像釣出上鉤的魚一樣飛弧而上,宛如在...

[YOI/奧尤] few part 1

等待報到作業時,他靠在櫃檯,隨手拿起一旁疊成小山的賽程手冊,他一連搓起好幾頁,把贊助廣告擺到一邊,翻找選手名單,並一眼就找到自己——配著老掉牙的介紹詞:「眾所期待的俄羅斯後起之秀。」這都不曉得是他的第幾場國際賽了,還在後起之秀。他剛開始成名,但他一點也不新,他知道。他也知道,在這世界上的各個角落,一定有和他年紀相仿的人因為他而開始想要滑冰。

別傻了。你們的骨頭都老得差不多了。你們這些可憐蟲可不知道他的這一步是從多久多久多久以前就開始的,停止幻想自己足夠努力就會像他一樣吧,他的一切不是拿來鼓勵任何人的。

尤里咋了一聲,因為他自己都知道,升上成年組讓他焦慮無比。拿到冠軍的那一刻,他並不算真的高...

[YOI/奧尤] 沒前後的碎屑

被堵著無路的尤里在硬梆梆的飯店大床往後倒下,澎地一聲發出像棉花從殼裡迸開的聲音。而奧塔別克猶如一片被水氣吸引的雲,飄到他的上方停靠。

擋住光的奧塔別克的影子比他的觸碰還先一步爬上了尤里的身體,變形的黑色人影疊在尤里的皮膚上,無風也未雨,他仍知將有什麼變化要發生。

尤里伸手摸奧塔別克腹部的凹谷,想不起到底是哪個冰場的指導在教他們學轉時說過,會暈都是正常的,一開始都會。

/

兩張大床的房型只有一邊客滿有人息,累壞的兩人各棲著自己的手臂面對面躺著,奧塔別克在尤里睡著之後也進了夢鄉,而那之後尤里又醒來了,被空調啟動暖風的聲音給吵醒。

他盯著奧塔別克的睡臉看,看下垂的嘴角紅紅的,他咬出...

 — 1 / 7 —  >
雜食別墅
 — 1 / 7 —  >
© 人間蒸發 | Powered by LOFTER